Casanova.

欧美,国影,蹴鞠圈
有多可爱就有多懒。
太美好和意难平:湄公河行动 方高
长期划水,偶尔诈尸。没消息的时候一定是在看球。

【虫铁虫】One Day 一发完,He.

*脱离身体的灵魂将在人间停留一天。只有相爱的心互相感知,灵魂才得以重现光明。
(时间线接复联三,虫铁/铁虫无差,HE.)

1.
Peter在一片废墟中醒来。
黑夜将满地狼藉与断壁残垣隐匿其中,为这片已被损毁不堪的土地带来片刻的安谧。他挣扎着从泥泞中起身,破旧的瓶瓶罐罐滚落在脚边,发出些与周围寂静格格不入的声响。
Peter茫然地望向不远处明亮的大楼,STARK灯牌正发出和煦的光,似乎让凝滞的夜色都鲜活起来。
茫然感因这名字开始消退。
细密的雨落在脸上,让Peter的睫毛有些湿润。
他近乎顺利地进入了大楼,世界顶尖的安保系统并未对这个闯入者发出警告。但在他思考这件事之前,有更重要的人吸引了他的目光。

2.
Tony Stark枕在沙发扶手上,紧闭的双眼让Peter感到没来由的慌乱。他想念那双漂亮的焦糖色眼睛,它们曾如此温柔、充满信任地望着他。
Peter半跪下来缓缓地靠近,注视着这张在心里存放了多年的面容。
Tony睡得极不安稳,无意识状态下仍旧蹙起的眉昭示着长年累月的精神紧绷带来的隐患。他理应疲惫至极,一次卸下防备的安眠却成了某种奢侈品。
Peter放轻动作,抚向男人眼下未消散的小块乌青。
他愣了一下,慢慢把手收回,再去触碰对方的侧脸。但他的手再次穿过了Tony。
他发现自己碰不到Tony。
Peter惊恐地看着自己虚幻的手掌,喉咙像被利器卡住,未出口的言语破碎成低低的啜泣。
“....Mr.Stark?”
大厅仍旧被沉默笼罩,回应他的只有Tony浅浅的呼吸。
Peter像一下被抽空了力气,背靠着沙发跌坐在地板上。Tony搭在外侧的手几乎贴着他的小臂,他颤抖着俯首亲吻Tony的手背,却只触到皮质的沙发表面。
Peter蜷缩在一角,眼泪大颗的从脸颊滚落,在膝盖上留下一小片水痕。他呜咽着叫了几声Tony的名字,惊惧交加的疲惫感沉沉的涌上来,使他渐渐陷入睡眠。

3.
Peter再次醒来的时候,Tony正站在落地窗前啜饮一杯咖啡。阳光透进屋内,洒落在Tony身上,让Peter恍然间想起多年前第一次在博览会上见到Tony的时候,他意气风发的笑容。
在真正走到对方身边之后,Peter却很少看见Tony笑。在大多数时间里,他处于一种心事重重的状态。他有足够多的理由如此忧虑,但Peter不喜欢他蹙起的眉头。
Tony Stark有很多头衔。他是富豪,慈善家,花花公子,是众人瞩目的超级英雄。
他是天选之子,他是命中注定,是Peter Parker星图上一颗光芒柔和的辰星。而Peter没有想到的是,在多年以后,这颗星星竟真的从遥不可及的夜空降落人间,降落到他的身边。
Peter呆坐在地上,望着Tony近在咫尺的背影,心绪云层般浮浮沉沉。
开门声打断了他的思绪,他闻声抬头,看见Natasha已进入室内,身后是穿着宽松运动裤的Thor.
骄傲的神明失去了往日的神采,神色疲惫地坐在女特工旁边的椅子上,高大的背影有些佝偻。Natasha低头沉默了一会儿,首先打破了寂静。
“Steve暂时留在瓦坎达,帮助他们的将军处理战后重建的事务。Bruce目前住在我那儿,不用担心。”
“Clint呢?”
Natasha因为这个名字停顿了一下,
“还没联系上。已经去过他家里了,一直没人在。”
三人再次陷入无言,听到这场对话的Peter不禁一阵黯然。
这些遍体鳞伤一无所有的人,就是人们口中无所不能的超级英雄。
Natasha略显担忧地看着沉默不语的Tony,起身坐到了他旁边。
“嘿Tony,你还好吗?”
“当然,甚至从来没这么好过。”
Thor抬头望望他们而后默默退出了房间。Peter从地板上站起来,坐在了Tony空着的右手边,安静地凝视他略显颓唐的侧脸。
“那不是你的错,Tony.”
“最大的过错是悔恨,Natasha.而且纠正一点,那完完全全就是我的错。”
“你已经竭尽全力阻止过最坏的结局发生,我们都很清楚这一点。”
“竭尽全力?”Tony露出个自嘲的笑容,声音已经开始颤抖。“我剥夺了他做一个普通人的权利,纽约好邻居或者为毕业论文发愁的小鬼,都不需要用生命做赌注。”
Peter愣愣地看着Tony已有泪水积蓄的眼睛,意识到对方口中的“他”是自己 。
“我们输掉了这场赌局,Nat.这就是代价。”
“Tony.....”
“不是这样的Mr.Stark!”Peter徒劳地伸出手,试图为眼前痛苦的男人拭去眼泪。
“Mr.Stark明明一直很努力保护大家和保护我,所以这些事根本不是你的错啊。”
Tony似有所感,猛地抬头看向Peter所在的方向,目光却穿透了他,落在空无一物的墙壁上。
Peter双手覆上自己泛红的眼睛,眼泪从指缝间不断滑落。“对不起Mr.Stark.别再自责了,是我还不够强大,没能保护得了大家,也没保护好你。”
Tony疑惑地看着沙发上莫名出现的水痕,起身送Natasha离开。
Peter狼狈地擦擦脸上的泪,再次目送了Tony离开的背影。
他们似乎总是在分别。大多数场合里转身离开的是Tony,他像一颗流星,耀眼而短暂地数次滑过他的世界。
唯独这一次,黑夜里燃起一颗火星,他消失在Tony怀里。

4.
Tony离开大厦后,Peter无所事事地闲逛了一会儿,在卧室里发现了熟悉的东西。
一个Iron Man的摇头娃娃,是Tony过生日的时候,Peter亲手做好送给他的。
那时候Tony接过礼物,撇撇嘴在他脑袋上拍两下,感叹他是个小鬼。所以Peter一度以为对方不会在意这份礼物。
Mr.Stark是个很温柔的人。Peter爬到床上,翘着腿这么想。虽然有时候嘴上会凶自己,其实真的也很在意我的吧。
Tony迟迟没有回来,听到脚步声的时候Peter几乎已经处于半睡半醒的状态,迷蒙地睁开眼,Tony在床边坐下,脸上带着难以掩盖的疲惫之色。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Tony在Peter眼里是个无所不能的存在。有超酷的装甲,做着拯救世界的事。但后来他发现,对方背负着的责任和经受过的苦难,都不是男孩儿时稚嫩的梦想所能描绘的。
他想要站在Tony身边,做他的伙伴,为此又何妨赴汤蹈火。
Tony半倚在床头没有开灯,目光融进茫茫黑暗,似乎空洞无物。Peter靠在他身边,突然半跪着坐起来,用额头抵住了Tony的额头。
“Mr.Stark....”
Tony并无动作,Peter的手心贴在他的后脑,注意到自己本就虚幻的身体正在缓缓变淡。
“我真的好喜欢Mr.Stark.就算Mr.Stark觉得我还是个小孩子,但我真的很想和你并肩作战,想让你看到我的努力,都是为了能和你站在一起。”
他略微低头,看到自己的腿已经消失了大半。和上次的恐惧无助不同,他的心里只有坦然和满腔未曾抒发的爱意。
他近乎虔诚地亲吻了Tony的额头,Tony目光微动,轻声叫了他的名字。
“Peter?”
而Peter正低垂着头跪坐在床尾,并未感知到自己的身体几乎在同一瞬间恢复了原有的状态。
Tony难以置信地看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年轻人,联想起上午在沙发上看见的泪水痕迹,恍然间明白了些什么。
“Mr.Stark,我真的很喜欢你,不是崇拜的那种喜欢,是想要和你在一起的喜欢。May说,喜欢的人不会一直在原地等待,所以有喜欢一定要把感情说出来。所以Mr.Stark,我喜欢你,我想要保护你。虽然我现在已经死掉了.....”少年的声音哽咽了起来,Tony心酸不已,悄悄靠近了蜷缩成一团的Peter.
“Hey kid?”
Peter瞬间抬起头,对上Tony关怀的眼神,一时间无法言语。Tony轻轻笑了,把手心贴在Peter的后脑,温柔地轻轻抚摸。
Peter感觉到了热度,独属于Tony Stark的热度正清晰地告诉他眼前发生的一切并非梦境而已。
他用力地回抱住Tony,把脸埋在对方的肩窝深深吸气,眼泪打湿了Tony的衬衣。
“没事了,Peter.你可别把鼻涕抹在我衣服上。”Tony语气戏谑,却轻轻偏头,吻了男孩的耳廓。
“你是出色的战友,名副其实的英雄。希望从今往后,你能足够成熟到做个合格的恋人。”
Peter没有抬头,只是收紧了抱着Tony的手臂,声音闷闷地开口。
“I love you. Tony.”

Peter Parker的星星不仅落在了他身边,还在他心上开了花。

5.
过去的很多年里,Tony把自己封锁在孤独的外壳之中。独自肩负的责任如同身侧丛生的荆棘,留下斑驳纵横的伤痕,令每一步前行都艰难无比。
直到有一天,Peter Parker拽着蛛丝从天而降,带着少年人独有的意气风发与满腔坦荡爱意,踏上他藤草满布的孤岛,闯入这座荒芜已久的樱桃园。
坚硬的外壳悄然碎裂出缝隙,透进来的光芒令Tony不安。他试图躲避,但Peter不依不饶地探进半个脑袋,笑起来像个巨型草莓酱甜甜圈。
“我也想成为Mr.Stark的伙伴。”
于是山河回暖,坚冰破碎,路途也坦荡光明。

——————————————————————————————
这篇文章断断续续写了很久,从看完复联三以后就在起笔删删改改,总算赶在高考前发出来了。,就当为自己明天高考攒人品。
永远充满希望,永远都喜欢他们。

【敦刻尔克】Peter Dawson×George Mills 孤舟

*鸡血产物,一切美好属于他们,ooc属于我


“When you close your eyes,do you dream of me?”

一切都来得太过突然。
浓稠的暗色血液从彼得的指缝渗出,乔治在他怀里瑟缩着,正因疼痛而发出小声的呜咽。
彼得包扎的动作显得慌张无措,血迹很快染红了绷带,他摊开手指小心地托着男孩受伤的头部,以确保对方现在的姿势不会太难受。
乔治很疼,彼得能够从他的表情里辨认出疼痛,和一些恐惧不安,直到彼得感到他停止了颤抖,慢慢平静下来。乔治微凉的手指摩挲着他汗津津的手腕,被彼得温热的掌心握住,似乎在缓慢地恢复温度。
“彼得,你在哪?”
“我在这儿,乔治,就在你面前。”
彼得还不太明白他为什么发问,于是低头向他凑过去,两人的距离就在呼吸之间,乔治抬手,抚摸了近在咫尺的脸庞,声音小而平缓。
“我看不见你了,彼得。”他几乎是嘟哝着又重复了一次,“我看不见你了。”
彼得盯着怀里黑发的男孩,试图从他的表情和口气里找些恶作剧的戏谑。
“你在说什么呢,伙计,这一点都不好笑。”
回应他的只有喘息的沉默,彼得望向那双没有神采的眼睛,那是一片秋日的湖泊,泛起了一层薄薄的凉雾。
“我还好,彼得,我还好。”乔治摸索着彼得的手臂,试图给他点安慰。“也没那么糟糕,我是说....我看不见这件事。”
“你会没事的,我保证,这一切都是暂时的。”
乔治没有回话,他勾起了一个小弧度的笑容,向他的伙伴伸出了手臂。
“彼得,你能抱抱我吗?”
彼得小心地俯身把男孩搂进怀里,手指避开伤口缠绕着他海藻一般柔软的黑发,亲吻了他的颈侧。
“能遇见你和道森先生,真是我这辈子最好的事情。”乔治嘴里咕哝着些断断续续的语句,彼得却听得真切,他觉得眼睛里有些酸涩的液体要流出来,于是他扬起头吸了吸鼻子。
“更好的事情在以后呢,听着,别说这种话,不然刚才我就该一脚把你踢下船,不让你跟来。”
他又在说些上报纸之类的傻话,彼得在他的耳尖上轻轻咬了一口。
“你会上报纸的,伙计。到时候我们就把你的版面剪下来,贴在那个嘲笑你的老师后背上,他会气疯的。”
乔治笑了,无神的眼睛也漾出些愉悦的神采。“你会读给我听吗?”
“不,我不会。你得自己看。”
彼得把手边的杯子端起来,喂他喝了几口茶,轻轻揩掉了他唇角的水渍。
“我感觉好多了,谢谢。”
彼得安静地注视着他的男孩,目光柔和而热烈。乔治的手很冷,彼得轻缓地摩挲着他的手背,试图给他一些自己的热量。
乔治觉得自己像一条单薄的小船,在风暴里摇晃,眼前的视线尽数被海浪淹没。彼得的声音穿梭在浓雾的缝隙里,时远时近。
甲板上传来彼得父亲的声音,彼得犹豫了一下,没有放开他们交握的双手。
“道森先生在叫你呢,也许有大事情发生。你该上去帮忙了,彼得。”
乔治试着把烧的滚烫的思绪赶出去,彼得没有动,直到呼唤声再次传来。
“我保证不乱动,亲爱的小道森先生,就这样等你回来。”乔治举起手做了个投降的动作,彼得揉了揉他的额发,把有些发麻的左腿直起来。
“一言为定,米尔斯先生。我会给你带一杯热茶的。”
彼得走上台阶,又听见身后乔治带着鼻音的声音,于是折返回来,在他面前半蹲下身子。
“请帮我告诉他,我没有怪他。”乔治听起来闷闷的,夹杂着吸气和抽鼻子的声音。
彼得的眼泪终于落下来。
他抚摸过男孩泛红的眼角,把虔诚的亲吻落在他的嘴唇。
【当我无法安慰你,请千万记住,曾有十二只白鹭鸶飞过秋天的湖泊。】




冬天总是最为漫长的季节,随之而来的春日便显得格外遥不可及。彼得站在他的园子里给浅色的花朵浇水,它们要比他有生气得多。
“彼得,你在哪?”
彼得摘下了一个最为饱满的花蕾,兴许是季节未至,它的花瓣都向内蜷缩着,看起来像一颗畸变的心。
“我在这儿,乔治,就在你面前。”
彼得捧着花朵,向那个竹藤秋千跑过去。冬季末尾的时候他们在园子里清扫积雪,他的男孩想要一个秋千,彼得把它安置在了阳光最好的一角。
乔治坐在摇晃着的秋千上,捧着一杯热茶,柔软的黑发上落满了光。彼得小心地把花塞进他的手心,换来一个有些傻气的笑。
他们还是常去海边。乔治的眼睛看不见,没法再出海,彼得就带他去听海浪冲击礁石的声音。
乔治不再是一只孤舟,他的甲板上落满了海鸟,桅杆上有最牢固的风帆。
他终于不再迷路。

那个士兵常来。
彼得打开门,男人是憔悴的模样,他看着彼得的眼神总是充满歉疚。但彼得从未让他进来过。
乔治在秋千上坐着,哼着一支温暖的小调。彼得逆着光回头看他,把士兵拦在了门口。
“请回吧,先生。已经快到正午了。”
男人低垂着眼帘,光洒在他颤动的睫毛,一瞬间彼得觉得他孤独而无助。
“我很抱歉,很抱歉。那个男孩还好吗?”
“您喜欢大海吗?”
士兵眨眨眼睛,似乎有些不解。
“他很喜欢大海。像海鸟一样,自由自在,没有战争和痛苦。”彼得摊开手掌,阳光从他的指缝透出,在地上留下一小片阴影。
“其实他从没怪过你,只是我不原谅你,不愿告诉你而已。”他拍拍士兵的小臂,转身离开,一次都没有回头。
“回去吧,先生。没人能原谅你,除了你自己。”
乔治侧着头听他向自己跑来的声音,对金发的男孩伸出手,手心开着一朵明艳的花。

【走吧,愿你一路顺风。桥都坚固,隧道都光明。】

他们的手重又握在一起。
这一次,连死亡都无法将他们分开。
———————————————————————————
整个影片最喜欢的角色:George Mills 平凡,勇敢,善良。
一晚上搞出来的东西,不知道自己写了些什么破玩意,反正这对可爱就对了。

语c George Mills,非常的后排扩列x


战狼2【卓亦凡×何建国】凡哥一言抵千金

雨还在断断续续地下。
卓亦凡喜欢下雨天,没事就跑出去淋雨。
用何建国的话来说,就是“小孩儿脾性满地撒欢”。
俩人的第一次见面就是个下雨天。
七月中旬,下雨是常事。卓亦凡穿了个白衬衫从外头晃悠回来,吊儿郎当一抄口袋,明目张胆地打量正和自家老爹说话的何建国。
这人,看着瘦溜溜的,一副斯文好说话的面相,笑起来眉眼弯弯。
卓亦凡质疑,嘿,就这样的能打架吗。
他从背后窜过去,不怎么有力的一拳被人轻松卸了力气。
何建国松松地握着他还沾着雨水的腕子,脸上也不见被偷袭的恼怒,笑意不变。
“你就跟他们一样叫我凡哥。”小少爷白净的脸上一双清澈的眼睛笑起来,一拍他肩膀。
“以后你就跟我混吧。”
何建国由着他把手抽回去,俩人就面对面一起笑,笑得见牙不见眼的。
“好嘞凡哥,还得请多关照了。”


“凡哥,为什么一定要去非洲?”
卓亦凡捏着罐啤酒,囫囵地灌两口,又递给身边的何建国。
俩人正坐在楼下的台阶上,美其名曰“赏雨谈心。”如果忽略楼上正在发脾气的卓老爸的话,在这儿看雨倒也不辜负这景色。
何建国接了酒,盯着罐身的水珠子发愣。
卓亦凡像模像样地叹口气,扑过去搂着何建国肩膀晃荡。
“我说老何,你不懂,我苦啊。”
何建国让他抱得直晃,心里头撇嘴,这吃喝玩乐的二代小日子过的,苦啥苦。
“我不能一直活在我爸的光环下,老何老何,你懂不懂我。我得出去,出去才能闯出自己的天地,真男人都得独立啊。”
何建国跟着他点头,又把啤酒罐递回给他,俩人有一口没一口地喝酒。
“非洲危险啊,凡哥。那地方,恐怖活动和疾病瘟疫都是泛滥的。去那儿可得吃苦。”
“我不怕吃苦啊!真不怕!”像是怕他不相信,卓亦凡蹦起来扯何建国领子和他对视。何建国看见那双清澈的眼睛,里头正映着雨幕里的自己。
他觉得心口猛地一跳,又一沉,然后不知味地点了点头。
卓亦凡又蹦哒着跑进了雨里头,喊着什么“让苍天知道我不认输”之类的话,何建国倚着墙看他,直乐。
“老何老何,那你跟我一块儿去不?”
何建国一戳他脑袋,接着让人抱了个满怀。
“我跟着凡哥混,凡哥在哪,我就在哪。”
“知己难求啊。老何,从今往后你就是我知己了。”
卓亦凡想了想,伸手揉了一把何建国的脑袋,手感倍棒。
何建国一眯眼,眼睛里透露着“没大没小”的控诉。卓少爷就得意,“我比你高,揉你是靠本事。你不是经常说,办事都得靠自己真本事吗!”
何建国让他说得无言以对,感慨小少爷曲解句意的本领真是每况愈上。
卓亦凡有意无意地没松开搂着他的手,胡乱地一指远处模糊的雨帘。
“老何老何,你等着,等我回来,他们都得对我刮目相看。”
我信我信,何建国想,凡哥一言抵千金。


卓亦凡以其拙劣的撩妹技术闻名于非洲附近各大工厂和村落。今天被姑娘抽了一巴掌,昨天被姑娘泼了一脸酒,前天又被放鸽子。小少爷那个气啊,怎么自己要钱有钱要脸有脸的,就没姑娘喜欢呢。
相比而言,何建国就受欢迎很多,三天两头就有什么篝火晚会还是沙滩聚会的都有人来叫他参加。
卓亦凡没精打采地趴在栏杆上喝酒,看着楼下何建国正和几个本地姑娘跳舞。谁说老何是老古板的,看这腰扭的。卓亦凡气呼呼地一脚踢在栏杆底下,差点把自己晃到楼下去。
何建国留意到了楼上的声音,抬头就看见小少爷正在用眼白看他,一边虐待摇摇欲坠的栏杆。他礼貌地跟姑娘们道别,就上楼去哄耍脾气的凡哥。
“凡哥,怎么不下去玩呢?”
“玩个屁。姑娘都不喜欢我,只喜欢你。”
何建国乐了,合着是这么回事。卓亦凡正瞪他,他才留意到卓少爷醉醺醺的。
“你说那些姑娘为什么都喜欢你啊?”卓亦凡软趴趴地往他身上一靠,看着远处的眼神已经有些涣散了。
何建国就伸手拍拍他的后颈,跟给顺毛似的。
“凡哥,你还小呢。”
卓亦凡嘿嘿笑了两声,突然捏了他的手腕凑上去,在他下巴上啃了一口,很使劲的那种。何建国没防备,被啃了个正着,对着个红印子嘶嘶吸气。
“我不是小孩了,老何。”卓亦凡眯起的眼睛里有些淋漓破碎的光芒,好像还有些计划得逞的得意。
何建国无奈,伸手一拍他头,挺使劲的那种。卓亦凡傻呵呵地抬头看他,何建国就凑到他耳边。
“凡哥,你还小呢。”他顿了一下,组织语言。“和我比,too young too simple.”
何建国半拖半抱地把卓亦凡弄回房间,少爷是醉的不轻,嘴里念念有词。
何建国给他盖好被子,临走被人扯住胳膊拽了个趔趄歪倒在床上。
老何看着正不停蠕动的不明物体,伸手戳他,被子里探出一个头。
“老何老何,你等着,总有一天,老子要做个你都崇拜的真男人。”
何建国笑着说好,我等着。卓亦凡说一次,他便答一次。直到床上的人迷蒙地睡过去,房间里终于陷入黑暗和沉寂。
何建国又坐了一会儿,才悄悄退出去。
好啊凡哥,我等着,多久都成。
至于第二天天亮,众人围观他下巴上的牙印子,感叹“是哪家的妞这么野这么辣”的时候,何建国哭笑不得。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


卓亦凡是个养尊处优的少爷,但他不是怂包。当何建国就在自己面前被人吊起来打,他的第一反应当然是暴起和这群王八蛋拼了。
然后就被何建国一个眼神瞪回去了。
何建国那眼神很复杂,夹杂着担忧,痛苦以及小不忍则乱大谋。卓亦凡狠狠地呸了一声,“等老子出去了,一定要那群混蛋好看。”
卓亦凡对冷锋这人的印象不算太好,尤其是他和何建国才认识几分钟就称兄道弟这件事。
但现在不得不承认的事实,是冷锋单枪匹马冲锋陷阵救了他们,又一次。
这是卓亦凡第一次体会到,什么是战争。
当冷锋把枪放进他怀里的时候,卓亦凡想,自己是个真正的战士了。
卓亦凡当然没杀过人,等他一枪爆头了多次嘲笑他是小孩的大块头,他握枪的手甚至没抖。
何建国再次半拖半抱着他往外跑,“凡哥,行了行了,咱走了。”
卓亦凡没忘记回头狠狠呸一句,“你妈没告诉过你别欺负熊孩子吗?”
卓亦凡可讨厌别人说他熊,说他幼稚又没用。这哥们也算栽在点子上了。
何建国拉着小孩跑,他想起冷锋被逼走的那个雨夜,卓亦凡坐在湿滑的地上,淋着雨喝酒。
“老何,你说我是不是特别没用啊。冷锋救了我们,我却在他正生病的时候赶走他。我是不是特狼心狗肺。”
何建国没说话,任卓亦凡靠在自己身上絮絮叨叨。
凡哥啊,到底还是个孩子呢。
有那么一会儿,卓亦凡觉得自己肯定是死定了。他腿上中了枪,肋骨估计也被震断了几根,一呼一吸间都疼痛难忍。
冷锋和何建国也受了不轻的伤,三个人都有了种即将慷慨就义的感觉。
卓亦凡看着满天硝烟弥漫的战火,想起何建国常哼的那首歌。
“如果我在战斗中牺牲,请一定把我来埋葬。”
他可不想在这种地方被暴尸荒野,怎么说也得回国啊,就埋在后山那个小花园。
卓亦凡突然想起临走前还生着气又不舍得他的老爸,他估计会哭背过气去吧。
还有那群一口一个凡哥的狐朋狗友,不知道自己的英勇事迹会不会流传回去,让他们佩服得五体投地。
还有老何,还没等到做一个让他佩服的真男人呢。不过平时看不出来,他开枪的时候,嘿,真帅。
他从来没像现在这么婆婆妈妈地想过家。

不过他当然没死,冷锋和何建国也没死。他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靠在卡车上,何建国坐在他旁边,不说话,直笑。
卓亦凡伸手,轻轻揩掉了他嘴角的血迹。
何建国一愣,看见小少爷扬了扬沾了鲜红的白皙手指。
“老何老何,这下咱俩也算生死之交了吧。”
“那当然。凡哥,是真男人。”
卓亦凡就笑开了,眉梢眼角都笑得开怀。
一边又开始絮絮叨叨地说回国之后要请他下最好的馆子,庆祝一下劫后余生。
何建国笑着点头,小少爷说一件事,他就答应一件。
卓亦凡黑亮的眼睛里锤炼了些坚毅在,一不留神又扯到了肋骨的伤处,小孩子一样痛得跺脚又吸气。
这小孩,所有人都得对他刮目相看。
是谁说的来着,凡哥一言抵千金。

———————————————————
小剧场:
卓亦凡:【一拍冷锋】你管老何叫哥,老何叫我凡哥。提问,你该叫我啥?
冷锋:【过肩摔】

P.S:写第二段的时候我满脑子都是“凡哥一指远方,看,爱妃,这都是朕为你打下的江山。”
语c磨个卓亦凡,我爱年下小狼狗,嘻嘻。


【Wondersteve】随手摸一个没逻辑的甜饼

这是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雪,天还没黑,广场上已经围满了等烟火表演的人。
寒气从衣领里灌进来,Diana快走两步穿梭在人群里,裹紧了身上的长风衣。
她一如既往地逃避下雪天。
Steve大概是喜欢下雪的,她这么想。
他是个生机勃勃的年轻人,充满光热和希望。如果不是因为战争,所有人都理应热爱生活。演员,狙击手,和飞行员都是一样。
Steve曾经在第一场雪里吻了她。
他们喝酒,跳舞,十指紧扣,雪落在他金色的头发上,和湛蓝的眼睛一样闪着光。
Diana不喜欢回忆过去,但又往往难以克制。
和平已经到来了很多年,而Steve Trevor变成了一张泛黄了的旧照片,他还是年轻的样子,倚在飞机旁笑起来,是黑白色都掩盖不了的明亮。
他热爱生活也珍视生命,这很奇怪。Diana常常这么想,他在飞机上扣响扳机之前都在想些什么呢?
这世上不是人人都想做英雄,起码Steve不属于其中一个。
士兵们尊敬他,因为他的牺牲才得以存活的人感激他,无论如何他已经成了英雄,和Diana一样。

远处的灯光暗下来了,Diana甚至不知道
自己什么时候停下了脚步思索这一切。
周围的人越来越多,她低头在掌心呵口气,离开了广场中心向外围走去。
即使是最冷的时候也总有人卖冰激凌,她付了钱,接过来小心地咬一口。
“嘿,小姐。无意冒犯,不过在这个天气吃冰激凌可能会生病的。”
Diana在灯光的阴影里愣在原地,甚至没有勇气抬头看看声音主人的样子,只是盯着男人的浅色皮革靴子出神。
“真的无意冒犯,不过....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男人低头凑近一些,随意地把额前的碎发拢回后面,蓝眼睛在路灯下闪着光。
Diana怔怔地抬头,对上他关切的目光。
“我是Steve. Steve Prince.”
“Diana. Diana ....Trevor.”
他们的手握在一起,Diana的眼睛有点酸。

烟火在夜空绽放开来。
情侣们相拥亲吻,祈求祝福与庇护。
Steve笑起来,温柔又明亮。
“Mr. Prince.”
他偏过头看向她,雪落下来,缀在他金色的头发上。
“我们也许真的见过。我是说....也许。”
他缓缓地收敛起这个笑容,拉着她挤出了人群的包围走向一条不知名的路。
“Hey wait...Where are we going ?”
“Future.”
Diana握紧了手里的表,终于落下泪来。




【这对真是我从侠盗一号男女主以来最爱的bg了】

去微博看了一圈,被路人的戾气吓到。
他输了,我会觉得遗憾,会觉得很难过,但从来没有过失望。
他是那么好的人啊,他鲜衣怒马,不可一世,他是乱世巨星,骄傲灿烂得像阳光。
我们想他身上永远充满光和热,可他也是普通人,他会经历挫折,失败,他也会流泪,会受伤,会难过。
有时候很自私地想,他要是退役了,过点普通人的生活,会不会对他更好呢。
我的张继科已经二十九岁了,二零一一年我第一次知道这个来自同一个城市的青岛男孩,已经过去六年了。

甚至有些痛恨那些歪曲事实只为热度的媒体,他们说他参加综艺节目,忘记了自己是运动员。
他从未忘记过。
心藏反反复复听了不知道多少遍,他说不会进娱乐圈,他是一个运动员。
他说,谢谢你相信我的梦。这句歌词的背景音有乒乓球的声音。
你听,这是他的梦想。

我在等,等一个鲜衣怒马的少年,功成名就载誉凯旋。不求功德圆满,只求他能一直平安。
我很爱他,所以每天都会很努力,想变得更好,想拥有一直陪着他的资格。
等到有一天他遇到坎坷,我可以理直气壮放心大胆的说,喂喂阿科,你还有我。

比赛总有输赢,可你一直都是我的英雄梦想。❤

#记忆大师 雷沈 师徒向 # 没逻辑的鸡血产物

沈警官第一次见到雷警官,是个极其寻常的星期一,天气阴沉沉的。
那时候雷警官还不是雷警官,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警察,愣头愣脑地站在人堆里,看见有人看过来,就那么傻呵呵地冲他笑。
沈警官被戳中了,他想,嘿,就是他了。
天终于下起雨来,没有伞的年轻人头发都被雨水打湿,狼狈地贴在前额,然后被年长者一把拽进车里。
沈警官递给他一块干毛巾,视线转回车窗外模糊不清的雨景,没再看他。
“擦擦。”就两个字,再没别的。
小警察又笑起来,眼睛里灼灼有光。
“师傅,你真好。”
沈警官一颤,还是没回头。
切,小鬼。

从此之后,小警察多了个师傅,沈警官多了个小跟班。
沈警官说,以后就叫你雷子,跟着我好好干,前途光明。
他们一起出现场办案,雷子依旧从不带伞,两个人顶着一件大衣一路狂奔,在屋檐下擦干脸上的雨水。
他们一起上班,一起下班,一起加班。
他们一起喝咖啡,喝红牛,喝啤酒。
雷子越来越黏人,几乎是走到哪跟到哪,沈警官不明所以,照旧带着他走街串巷查案子了解民情,堪称警署模范师徒一对一。

有人陪伴的日子总是过得飞快,年轻人在岁月里磨炼的愈加沉稳坚韧,逐渐能够独当一面。
沈警官高兴又失落地想,看来是时候出师啦。
可另一边完全没这种想法,依旧每天跟在他身后,一口一个师傅叫得欢。
好不容易等到有天没有任务的空闲日子,沈警官一脸严肃地叫住小徒弟谈一谈。
雷子正端着一杯茶,放到唇边小心地吹了半天然后递给他,疑惑地眨眨眼又笑起来。
“师傅,喝茶。”
沈警官的话在嘴边转了两圈,又和茶水一起咽了回去。
行吧行吧,有个人一直在身边也不错。

后来他们一起端掉一个贩毒窝点,穷途末路的毒贩对沈警官开了枪。
沈警官打算硬挡这一下,却没感觉到疼。他抬头,看见挡在自己身前的雷子胸前被子弹贯穿。
救护车上年轻人蜷缩在担架上,看着他因疼痛而煞白的脸色,沈警官突然觉得这一枪开在了他心上。

“师傅,师傅。”
沈警官低头,握住徒弟的手安抚性地摩挲两下,然后握紧。

“我在呢,师傅在呢,没事的,你会没事的。”
“师傅,我喜欢你,对不起,我喜欢你,特喜欢,你不知道。我知道我不应该,可是我真喜欢你,师傅,你抱抱我好不好,就一下,就一下,”
他的声音越来越小,沈警官俯下身,揉揉徒弟刺硬的短发,松松地把他圈住。

“我知道。我都知道。”
眼泪落在他的衬衫,晕染开一片血色。

年轻人还是生命力顽强,雷子恢复得极其迅速,很快又活蹦乱跳地跟在沈警官身边到处跑。两个人谁都没再提起过那天的事,可沈警官还是觉得哪里不一样了。
刚从现场出来就下起大雨,两个人被淋了个透心凉,狼狈地钻进车里关好门。
沈警官抓起那块干毛巾胡乱抹了一把脸又递给旁边的雷子,却被握住了手腕。

“师傅,你还记得吗?我是认真的。”
沈警官有点慌,又有点傻。他想明知故问记得什么,但年轻人的手温暖宽厚,沈警官的话在嘴边转了两圈,和发梢滴下的水珠一起消失在阴影里。

“师傅,你跟我交往吧。我肯定对你好。”
沈警官想装听不懂,但年轻人的目光灼灼,闪着些许期待,又有点羞涩和不安。
总之他鬼使神差地点了头,然后被抱得很紧。
等沈警官挣开这个怀抱,把毛巾按在雷子头上揉两把,揩掉了他面颊上未干的水渍。

“师傅,你真好。”
沈警官一颤,却没再看他。
切,小鬼。
——————————————————————————
看完就在爆炸,老段太好看了,太好看了。就冲这张脸,干了什么都原谅你,心都掏出来给你。
这对好吃,太好吃了,太好吃了。
上一次遇见这么中意的国剧和cp,还是湄公河行动,方高。
咸鱼了三个月了,诈个尸翻个面。
谢谢诸位没取关我。

#最后高亮!!我磨了个雷子!!!!!有沈sir来一起玩吗!!你徒弟快无聊死了!!#

和大家分享一下我和自家高队的日常

#给我亲爱的凯丽费雪女士#
一路走好,我永远的莱娅公主。
2016年,星战失去太多人了。Han和R2在那儿守着你呢。共和国还有卢克,Ben也一定会回来。
你从头到尾都是最美的,从生命的开始直到终结。
在我的生命里,我从未曾见过你。但是你教会我,女孩儿也可以做自己的英雄。
RIP. Carrie Fisher .
原力在上,敬您坚强纯净的灵魂。
May the force be with you.
愿原力与你同在。❤

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想买个vivo【不是这样】

祝wuli心肝大爷生日快乐!!!!
新的一岁也是世界第一帅气!❤
顺便说这猝不及防一嘴狗粮。
新的一年也要继续嗑方高!给这个圈子所有的太太和迷妹们比一个大大的哈特❤
感谢有你们❤